Follow

悄悄问首页,现在有人写过中文版的月经杯在第三世界国家的对照实验文献汇总吗……
有的话我就不发明轮子了,没有的话我就写一个,文献没多少一晚上已经快看完了(

就,讨论这种问题的时候用劳动人民朴素的生活小常识展开激辩是没什么意义的 :facepalm:

· · 2 · 23 · 25

大噶好,我写完了​:blobcathighfive:​

时间仓促难免有考虑不周的地方,如您发现各种bug还请不要大意的敲我​:blobcatmeltlove:​

聊聊月经杯
menstrualcup2020.netlify.app

Show thread

@rosenkreuzer 不愧是,万能的,哆啦A梦你啊!

@rosenkreuzer @flyover 看之前:(蹦跳)是tatsumi老师的科普小论文!看完之后:以五体投地的姿势划掉了“小”字。

@rosenkreuzer 保洁2019报告里,Feminine Care(Adult
Incontinence和Feminine Care) 占6%的销售,而它所属的大类 Baby,
Feminine & Family Care是全公司的第二大销售额贡献者。就拿保洁为例,怎么看这个市场都是块大的肉。
我不知道这算不算另外一个点。长远来看,月经杯有经济优势,但也要考虑到推广地点居民的资金流(?)。这里不能直接拿市场上的卫生巾和棉条的价格去和月经杯比较,因为卫生巾和棉条的主要顾客是“可以支付得起的人”,一个月10片每片0.31就是三刀左右,对在美国的一般收入群体这种开销可以忽略不计;但是肯尼亚地区的女性的经期开销呢?他们是否也在用0.31刀一片的卫生巾?还是说他们会用月经带一类的可以重复使用的物品?如果是后者,那么计算“十年间的一次性卫生巾支出约为 446.4 美元”这一条就没有什么意义了。
以及最初说的资金流,月经的支出是按月的,对于贫困地区,要每个月支出3刀可能可以做到,但是要一次性出30刀就必须要有存钱的概念和能力。文里的情况是“极度贫困”,在这种状况下,时间越长越不容易存钱

太长折叠(1/2) 

@leekbox
首先感谢回复!

目前学术界对月经杯的研究绝大多数都是从“发达国家如何支援贫困地区”“月经杯在卫生条件极端恶劣地区的安全性和可行性“这个角度来做的,考虑到经费来源和研究人员的立场局限性其实可以理解。

之所以会考虑评估月经杯,是因为现有的绝大多数项目还在采用一次性卫生巾和布制卫生巾作为推广对象,这两种优缺点都非常明显:布制卫生巾可反复使用长期成本相对较低,环境友好,学习门槛低,我还查到有一些workshop是给当地女孩子提供缝纫教程和场所,项目结束后也可以自己做卫生巾随时补充;缺点是使用体验较差,清洁起来费时费力,尤其是很多严重缺水地区没有足够的清洁水源去清洗月经用品,在污水中清洗会严重影响使用者的健康。一次性卫生巾作为全球主流的月经用品,优点很多,缺点主要是项目成本相对较高,可持续性较差,在垃圾处理产业不完善的欠发达地区很容易造成大量塑料污染(所以有些项目自带了月经用品小型焚化炉来解决这个问题)。

太长折叠(2/2) 

@leekbox

综合这些特点,月经杯就成了一个刚好可以弥补主要缺点的选择,同时经过初步评估,安全性和项目成本也完全可以接受,缺点是学习曲线陡,接受程度低,这些需要在当地推广实践中增加教育课程来弥补。

当然有多少项目最后实际使用了月经杯,肯定还会受到资金来源等各方面制约(很多项目是由一次性月经用品厂商直接赞助的),但现有的研究为这些项目提供了一个新的可能性,这本身也是非常有意义的一件事。

至于特别贫困人群是否能买得起月经杯,您说的确实是一个非常现实的问题。考虑到世界主流品牌的月经杯主要的品牌定位和面向人群(发达国家注重环保的进步人士),月经杯这个产品的可持续市场利润增长较低,以及知名度较低需要大量资源去进行宣传普及,这些因素肯定会相当一定程度上影响到这些品牌的定价策略。实际上月经杯产品的定价区间相当之广, 参考文献 12 那篇文章里统计了全球 99 个月经杯的品牌定价,从最低的US$ 0·72到最高的46·72,考虑到制作工艺难度和选用的材料(多为医用硅胶,TPE和乳胶)成本,这里面还是有相当多个环节存在协调空间的,这也可以作为改善月经贫困的一个未来努力方向。

@rosenkreuzer 看完了,很有帮助谢谢!已经转发给朋友们了

@rosenkreuzer 其实我最感兴趣的也是肯尼亚实验。这篇文章里一个很重要的点,月经杯的盈利空间真的太小,这很大程度解释了宣传力度的不足。就像苹果公司最需要解决的是强迫顾客换代问题一样,一用几年的产品赚不到钱。

Sign in to participate in the conversation
#meetingpeopleiseasy

No(x42)